笔趣阁 > 重生错嫁宦妻 > 第254章 你不怕死吗

第254章 你不怕死吗

?热门推荐:
????哪怕皇甫彦明武功已经是宗师,中蛇毒加上掉落悬崖,不死也会受重伤,万一运气不好再遇上点什么,不死还活受罪。

????苏雨泽脸色异常难看,瞪了桃血浪一眼,“现在好了,秦月跟皇甫佑仁掉崖了,你阻拦我带她离开,你又得到什么好处了。”

????桃血浪被苏雨泽故意用银针狠扎,现在整条肩膀都是麻的,对着苏雨泽灿烂一笑,“谁说我什么都没得到,你愿意给我解毒,难道不是我最大的收获吗。”

????桂真眼神佩服看了桃血浪一眼,明知道苏雨泽正压制着怒气,还故意逗他,果然是嫌被扎轻了。

????苏雨泽站起身,用力踢了桃血浪小腿一脚,冷冰冰道“你现在的武功是比我高,可我已经开始修仙,早晚我会超过你。让你现在就死,岂不是便宜了你,我要你看着我长生不老,后半生你就羡慕妒忌恨吧。”

????桃血浪眼神没有一丁点变化,一旁桂真却缩了缩身体。

????凭桃血浪的本事,早晚会得到功法,苏雨泽却看不清这点,也不知道两人到底是敌是友。

????若说是敌人,苏雨泽又给他解毒,没有趁桃血浪虚弱下杀手,明明他和皇甫佑仁都不会阻拦。

????若说是朋友,苏雨泽态度又那么恶劣,还出言侮辱桃血浪。

????桃血浪这么能忍,以后岂能不报复回来。

????桂真想不明白,为何苏雨泽一遇到桃血浪,就会变得这么冲动,这么的蠢。

????解完毒后,苏雨泽急着要下山,皇甫佑仁拦住他,“彦明故意策划这场掉崖,你觉得他会让你这么轻易找到他吗,若我是他,在没有得到想要的之前,绝对不会让你们来打扰我。”

????苏雨泽脸色越来越阴沉,皇甫彦明想要的无非就是秦月的心,秦月不知道掉崖的真相,一定会被皇甫彦明哄骗。

????皇甫彦明明明认出他们身份,却一直伪装,还让秦月察觉不到一丁点异样,甚至算计秦月跟他一起掉崖。

????这是不是说,秦月分辨不出皇甫彦明说话是真是假?

????若秦月相信自己错误的分析,岂不是要让皇甫彦明得逞?

????苏雨泽越想越急,可急也没用,这里的大部份人都是皇甫彦明的,谁知道他们被皇甫彦明下过什么样的命令。

????派他们出去找人,明显肉包子打狗。

????桂真强撑着站了起来,“师兄,先别急,我这里有桃血浪给的商铺分红,我们手里有钱,多请些江湖人士帮忙寻找,总有人运气好,会帮我们找着人的。”

????闻言,苏雨泽眼神一亮,上前拍了拍桂真肩膀,“说的对,有钱能使鬼推磨,先下山去找一找,确定他们有没有被河水冲走,我们再沿着河流找人。”

????桃血浪一脸苦笑,他拿给桂真的分红,那可是一点没做假,能在各大商行兑出真金白银的凭证。

????苏雨泽对他本就怀有怨气,这笔钱他是无论如何也要不回来了。

????不过这钱用了也好,好歹是用来找秦月的,以秦月的性格,不会不认这份情。

????秦月跟着皇甫彦明掉崖,期间揽着皇甫彦明的腰,精神力蔓延出去,想要带他上去,被皇甫彦明紧紧抓住手臂还挡住着力点,干扰了动作。

????取出乾坤袋里的一把剑,秦月用力将它插在石壁上,停止下落的速度,眼神疑惑看着皇甫彦明,问道“你不想上去吗?”

????皇甫彦明脸色苍白,紧紧抓住秦月的手,露出苦涩的笑,“如果我说不想,你会成全我这个心愿吗?”

????秦月不懂皇甫彦明对她的感情,但她能感觉到,皇甫彦明此时很紧张。

????想起皇甫彦明宁愿不要命也要救她,秦月冷静分析着“你既然认出我的身份,就该知道我就算掉崖也没事,为何多此一举要救我?”

????她能用精神力御物,可也托不起她和皇甫彦明两人的重量。

????皇甫彦明看着秦月不眨眼,生怕一眨眼秦月就会从他眼前消失,“我知道你不需要我救,可我想救你,要我眼睁睁看着你掉崖,我做不到。”

????秦月能看见皇甫彦明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看见他肩膀流出乌黑的血,皱眉道“现在不是胡闹的时候,你不要动,我带你上去找雨泽解毒。”

????皇甫彦明知道秦月有带他上去的本事,将头埋在秦月颈边,声音沙哑哀求道“不要上去,算我求你。”

????秦月秀眉皱了皱,长时间靠长剑停留也会累,再一次认真询问“哪怕你会毒发身亡,也不愿上去吗?”

????皇甫彦明听出秦月话里的犹豫,赶紧道“是的,不管会有什么后果,我只想跟你安安静静待几天,我知道你不喜欢我,更不会嫁给我,我想给这段感情,画上一个值得回忆的结局。”

????皇甫彦明的话让秦月误会,以为他决定放下对她的感情,点头认真道“好。”

????秦月搂紧了皇甫彦明,慢慢将长剑从石壁上拔出,等着掉落下面湍急的河流里。

????秦月看见皇甫彦明在笑,她不懂笑容的含义,明明是笑容,为何她却从中感觉到了伤心?

????喜欢,到底是什么?

????秦月对喜欢有了好奇,她现在越来越正常,以后也会有喜欢的人。

????皇甫彦明知道秦月的性格,吃软不吃硬,心情不好时软硬不吃,对她心怀善意的人,她也会抱以善意,他豁出性命救她的行为,已经在她心里留下了影子,只要给他时间,他能取代苏雨泽在她心里的位置。

????秦月既然不懂爱,他就做她心里最重要的人。

????察觉到体内蛇毒随着内力加速发作时,皇甫彦明不动声色用内力将蛇毒逼进心脉。

????前几天下过一场大雨,河水非常浑浊,秦月带着皇甫彦明很快上了岸,问他“你想去哪里?”

????皇甫彦明脸色苍白如雪,全身湿透露出虚弱无力的笑,看着不远处那座大山,双眼散发出一些亮光,“我做梦都想跟你隐居生活在一起,苏雨泽一定会找你,就让我自私一回,单独拥有你几天。”

????见惯了皇甫彦明意气风发的样子,如今有副虚弱无力的样子,让秦月无法说出拒绝的话。

????这种情绪应该就是不忍吧。

????秦月依着皇甫彦明的意思,带着他进了深山,找到一处山洞暂时住了下来。

????秦月乾坤袋里装着很多生活用品,将里面苏雨泽的衣服取出一套给皇甫彦明换上,才发现他肩膀的伤已经很严重了。

????秦月脸色微变,抓住皇甫彦明手腕,将精神力探了进去。

????秦月跟苏雨泽住了那么久,医术也懂一些,“蛇毒已经侵入心脉,我们必须去找苏雨泽,不然你会死的。”

????秦月弯腰去拉皇甫彦明,被他笑着阻止了,“你答应了我,要给我一个美好的回忆,你不能食言。”

????秦月眉头皱得更厉害了,“回忆能有命重要吗?就算你是修仙者,蛇毒彻底侵蚀心脏,你也会死的。”

????秦月以为皇甫彦明没认清事情的严重性,仗着自己修仙者的身份就胡来。

????皇甫彦明紧紧抓住秦月手腕,声音无比坚定道“你答应了我,就不可以食言。”

????秦月很无奈,她不能理解皇甫彦明为什么执着,难道不是生命最重要吗,什么爱,什么回忆,人死后还能剩下什么。

????“你不怕死吗?”

????秦月问完眼里露出单纯的好奇,皇甫彦明还有睛贵妃做牵挂,他真的不怕死吗,还是他有解毒的把握?

????皇甫彦明靠着身后石头,一字一句认真道“我当然怕死,可是有些事对我而言,是比性命还重要的。”

????秦月沉默不语,想起乾坤袋里有苏雨泽给她的解毒丹,将整整一瓶都递给皇甫彦明。

????秦月不会做饭又不敢走远,只从山洞周围捉几只兔子便回去了。

????山洞里皇甫彦明正烧着篝火,周围被打扫非常干净,还用木头雕了碗筷,就像打算长久生活下去一样。

????皇甫彦明接过秦月手里的兔子,脸色苍白扭头轻咳了几声。

????秦月见他努力呼吸压制咳嗽时,再一次忍不住提醒,“你体内的蛇毒很霸道,解毒丹都只能暂时压制,再拖下去,就算及时解毒,你身体也会留下不可治愈的损伤。”

????皇甫彦明嘴角微扬,云淡风轻道“我知道,我的武功境界已经掉落到一流高手了,而且是不能恢复的。”

????秦月很快站了起来,上前抓住皇甫彦明手腕,用精神力感应他丹田的内力。

????他们才在山洞住了四天,境界怎么会掉落那么快?

????精神力‘看’见蛇毒将皇甫彦明身体破坏成筛子一样,有些经脉都萎缩了,内力每运转一周天,蛇毒便越猖狂,可若不用内力压制蛇毒,蛇毒立马侵蚀心脏。

????秦月神情无比复杂,松开握住皇甫彦明的手,“再这样下去,你会武功尽失毒发身亡的,拿命让我陪你这些天,真的值得吗?”

????皇甫彦明笑了笑,斩钉截铁道“当然值得,从小母妃就告诉我,我是皇子,所做一切所说一切都要符合身份,从小我就努力讨父皇母妃喜欢,可我从来不觉得那是我的人生,我有时候会想,如果我不是皇子,是不是就能自由的活了。”

????皇甫彦明走到秦月面前,轻轻拥抱了她一下,“我知道你不懂什么是喜欢,可我却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这几天才是我的人生,如果我不幸死了,你偶尔能想起我爱着你,我就很满足了。”

????秦月咬了咬唇,叹了叹气,“如果我答应跟你试一试,你是不是就会听我的,离开这里?”

????皇甫彦明心脏跳动的速度一下子加快,毒素侵入心脏,扭头吐出一口黑血。

????秦月赶紧上前,倒了几颗解毒丹给他吃,发现皇甫彦明心脏只剩一角还在抵抗毒素后,心里感情越来越复杂。

????她没想到皇甫彦明会这么激动,激动到险些毒发身亡。

????如果刚才不是她及时喂下解毒丹,皇甫彦明必死无疑。

????皇甫彦明颤抖着握住秦月手腕,一点不在意自己刚才险些进入阎王殿,喘着气很虚弱询问“你说的试一试,是什么意思?还是我毒发出现幻听了吗?”

????皇甫彦明卑微的态度,让秦月更加不忍,连心脏都闷闷的难受,将心里想法说了出来。

????“你说的对,我的确不懂什么是爱,甚至连喜欢都不懂,可我终有一天会变成正常人,到时我也会有自己的喜怒哀乐,你愿意在我懂得爱之前跟我在一起吗,我会尝试着去喜欢,你愿意陪我一起尝试吗?哪怕有失败的风险。”

????皇甫彦明脸上露出无比灿烂夺目的笑,事情比他想像更顺利,“我当然愿意,我以天道起誓,不管未来会如何,我都会陪着你,永远不会背叛你放弃你,若违背誓言,就让我魂飞魄散。”

????皇甫彦明和秦月都是修仙者,他们都知道用天道起誓代表着什么。

????秦月这一刻将皇甫彦明当成了自己人,份量比苏雨泽还重。

????苏雨泽是她的朋友,以后会有自己的家人,总有一天会离开她,皇甫彦明是对天道发誓要永远陪着她的人。

????她分得清谁轻谁重。

????秦月将所有东西都收拾进乾坤袋时,见皇甫彦明一脸不舍看着山洞,没忍住笑了笑,“你喜欢这里?”

????皇甫彦明双眼一亮,认真说道“当然,这里是你我的开始,如果有机会,我想跟你在此隐居,在外面种上几亩地,再搭建一个茅草屋,到时我在周围种满各种各样的野花,我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更不会有人来打扰我们。”

????秦月听着皇甫彦明虚弱无力的声音,脑海闪现出隐居的画面。

????这里风景好,有河流,还安静,的确是隐居的好地方,可是秦心月没解决,她连身体都掌握不了,谈什么隐居。

????秦月扭头看了皇甫彦明一眼,以前她觉得无所谓,虽然想吞噬秦心月,却是因为自己的存亡而努力。

????可现在,她想为她以后而努力,她一定要吞噬秦心月,才能过上皇甫彦明期待的美好生活。

????这份感情里,皇甫彦明是吃亏的,如果她永远学不会爱,或是被秦心月吞噬,皇甫彦明又要怎么办?

????秦月仿佛看见她消失后皇甫彦明痛苦的脸,心里做了决定,无论如何,她都不会消失。

????皇甫彦明和秦月相视而笑,两人心里都做了对方不知道的决定。

????离开时,皇甫彦明坚持不让秦月背他,可他蛇毒入体,走几步便吐血,还险些毒发。

????秦月笑着不顾皇甫彦明意愿,将高大的他背了起来,神情就像拎着一只兔子那样轻松,“不知道你在别扭什么,按你走路的速度,走一年也别想走出这座山。”

????皇甫彦明深吸一口气,俯在秦月耳边轻声询问“那娘子愿意陪我走上一年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