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对着剑说 > 第四百零四章 无颜相见

第四百零四章 无颜相见

?热门推荐:
????玄衣在孤行人城里的城长府?

????遇到认识的孤行人这般说法,听的云暮烟和李天照面面相觑,双双变了脸色,更觉得奇怪,为何孤行人对于玄衣王将全没有敌意似得?

????而且,路上的人看李天照的目光,都分明比过去亲善了许多。

????孤王提供收留的地方,这么久了,孤行人对他还没有这么多如此亲善的态度,他们最后这趟去夹缝之地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竟然让玄衣,突然成了孤行人的朋友?

????云暮烟很奇怪,于是驾马直奔城长府。

????里头早听了回报,一群孤行人簇拥着一袭黑色战衣裹身的玄衣王将,在城长府门口等着了。

????此时此刻,又在这里相见,全然在李天照的意料之外。

????然而,那些孤行人村主们看起来竟然对玄衣态度很友善,这就更让李天照觉得离奇。

????他却高兴不起来。

????因为他知道,玄衣既然知道了孤行人的事情,也就等于玄天武王也知道了。

????云暮烟袍帽下的脸上,那双眼睛透着冷淡,迎着玄衣审视的目光。

????旁人看在眼里,都觉察出其间不善的气息。

????“夫人真是让我惊喜啊!”李天照下了马,走到玄衣面前,颇为无奈的笑着。

????“孤王不也是吗?”玄衣话里所指,却不点明,自然是不愿意在旁人面前,暴露她的心情。

????一群村主见云暮烟神色分明不好,预料到屠杀替死鬼的事情更会惹她不快,又更觉得眼下的气氛是因为孤王的缘故,却觉得玄衣毕竟是救了孤行人的恩人,更是孤王的妻子,云首这般态度,实在不妥。

????于是就有几个村主忙说“云首还不知道,前些日子我们的行踪险些被几大武王的探子发现,是玄衣夫人化解了危机,还让外间都相信,我们都已经被消灭了。”

????“是啊。孤王本来就是我们孤行人的恩人,朋友,玄衣夫人又救了我们一次,即使我们孤行人向来对武王座下的人有所排斥,但他们两位显然并不一样。”

????“云首和孤王刚回来,一定都累了,大家站在门外做什么?快进屋,酒菜应该都准备的差不多了,吃喝着再细说啊!”

????于是一众村主簇拥了他们进了府里,有催促快上些酒菜。

????云暮烟对玄衣没有善意,因为她知道玄衣对孤行人根本不可能有好意,不管期间发生了什么事情,现在孤行人的处境都一定还处于危险的境地。如果说暂时不危险了,那肯定只有一个缘故——玄天武王打算利用孤行人达成什么目的,所以会让他们暂时安全。

????玄衣不可能会是孤行人的朋友,云暮烟心里很清楚,可是,旁的孤行人们不清楚,她也很难让他们深刻的认识到这一点。

????于是,大家说这玄衣救助的恩惠,云暮烟作为云首,也只有表现的热情一些了。

????可惜云暮烟平素性格就不善伪装,也不喜欢伪装,这种刻意的热情,让谁看着都觉得太勉强。

????席间,云暮烟发觉状况有异,众人只说玄衣救了大家,但她问起具体时,却没人答话,她去问梦中游时,立即有几个村主打断了来敬酒,又说“云首才刚回来,这些事情等休息好了我们再说吧!我敬云首一杯!”

????云暮烟就明白了,事情有不便于此刻说的理由,她也就不问了。

????吃喝的时候,玄衣比往常更夸张的腻在李天照身边,许多旁若无人的亲昵,让在场的村主们都意识到,分明是存心让云暮烟看的。

????一干村主们都暗暗捏把汗,却都发现李天照十分淡定自若,与玄衣该如何亲昵就如何,面不改色,目不斜视,毫无半分不自然之态。

????这等表现,让本来许多有猜测的村主们都不由觉得,是不是他们过去私下里想太多了?

????孤王跟云首,的确只是朋友而已,否则孤王如何能如此,云首又如何能目睹这些还一如常态。

????饭毕,李天照本要告辞,玄衣却说一直都没空好好看看城里的情况,想在这里逗留两天。

????李天照很是奇怪,联盟里那么多事情,玄衣丢下不管跑来这,还决意继续逗留。

????但是,玄衣态度坚持,他也就不说反对了。

????没想到夜里喝酒跳舞热闹之后,回了房间,玄衣就拽着李天照倒床上,附耳问他“孤王去取混沌之气一直有云首那等美人相伴,一定是不急着回家的吧。”

????“夫人误会了。我们没有男女关系,更没有男女之事。”李天照早知道玄衣是要问的。

????“孤王这般说,我愿相信,却又觉得,只是孤王不愿我难过才否认。甚至于忍不住怀疑,孤王庇护孤行人,为的是否云首?”

????“我与云暮烟真没有男女之事。”李天照抓着重点,理直气壮的否认,因为本来就没有。

????玄衣附耳轻声道“口说无凭。孤王若一路快活的回来,今夜一定不能与我大战三百回合,倘若可以,我才相信孤王至少两三日内不曾与他人寻欢。”

????“思念夫人之情热切,挤压多日,何止是三百回合?一宿到天明也未必能够释放殆尽,夫人以为可证多久清白?”

????“那则可以尽信孤王之言……啊,孤王这就来了?”

????这一夜的风吟云缠,让府里多少人路过靠近之时,都为之诧异。

????次日天明,李天照睡醒出来,府里的孤行人村主们见着他,全都别有深意的竖起大拇指或抱拳作礼道“孤王之雄风,一如剑之威也!”

????李天照还能说什么?

????这般声名不是他想要,然而,玄衣非如此不能释疑。

????至于先前孤行人这里发生的状况,一宿的工夫,李天照也早从玄衣口中问了个清楚明白。

????李天照的心情很复杂。

????他没想过玄衣会替他对玄天武王隐瞒,知道她尽可能为了他设法周全了此事,实在是满怀感激之情。

????只是……感激之余,他却又不能忽略此番屠杀了多少无辜。

????他都不敢去想那数字,因为太多了。

????玄衣应对计策的狠辣,出乎他的意料,但事情是否如愿解决?

????其实又还没有。

bet365现金开户????玄衣对他说的清楚明白“孤王,武王等若原谅你为求功绩收容孤行人的事情。此后进攻大地武王必须在限期内展开,更务必要尽心尽力,尤其得设法让孤行人陷身不得不拼死作战的处境,发挥他们最大的利用价值。只要这些事情都做好了,武王就会不计前嫌,旧事不提。孤王之前心有顾虑,不与我说明究竟,现在我既然已经知道,我们一起设法,必可取得孤行人的信任!”

????这不是李天照收容孤行人的初衷啊……

????然而,现在成了这等局面。

????玄衣不会放过孤行人,玄天武王更不会。

????现在,甚至孤行人们想走,都不可能逃过玄衣的耳目。

????原本李天照是为了给孤行人容身之所,现在,这乱战之地等于把孤行人困在这里,他们想走,走不了。

????不走,等待他们的是被利用至死的未来。

????原本李天照对于孤行人们还有普遍的同情,而现在,知道其中有相当数量的人积极陪玄衣去屠杀了那么多无辜的事情之后,他很失望。

????这么多的孤行人因为他来的这里,结果,因此有那么多无辜被屠杀。

????那些无辜当然不是李天照杀的,他不至于因此把罪责都背负在心里,可是,他逃不过良心上的连带干系。

????他本以为救助的是群无家可归的可怜人,结果却发现,原来里面有许多冷血的恶鬼。

????李天照不知道云暮烟此刻是什么心情。

????玄衣突然追了上来,挽着他胳膊就问“孤王要去见云首?”

????“是啊,理当辞行。”

????“嗯,叨扰了一夜,我们是该去当面辞行。”玄衣分明是要同往,李天照就带着她一起。

????可是,问起来,却说云首有急事出去了。

????“云首大约是去设法把混沌之气变成战印了吧?”玄衣如此猜测。

????李天照寻思着,点点头道“也许吧,既然不在。我们就直接走了。”

????梦中游及一群村主送了他们出府,又送他们出城。

????梦中游折返回去后,他妻子进了云暮烟的房里,回禀说“云首,孤王和玄衣王将已经出城回去了。”

????“嗯。”云暮烟喝着酒,望着屋顶,精神状态很差。

????“云首为何避而不见?是因为玄衣王将?”

????“我为何要因为她避而不见?”云暮烟很是不解的反问,末了,又咬着下唇道“我只是无言见孤王!他提供容身之处,我领来的人里,却竟有那么多恶鬼般残忍的人!孤王是何感受?他做错什么要承担这些负荷?就因为帮了我们吗?你让我有何颜面见他!”

????“云首要振作些。”

????“如何振作?我领着的是一大群恶鬼!他们说当时形势不得已,是真到了那一步了?是只有那一个选择了吗?不是!只是这么做他们觉得最容易,自己流的血最少!这算什么?这不就是用无辜的生命为自己的懦弱承担代价吗?”云暮烟说到激愤处,眼眶里充盈着泪光,不知道心里何等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