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五零俏花媳 > 第490章 南北不同

第490章 南北不同

?热门推荐:
????“那行,晚饭交给你了。”花半枝起身朝屋里走去,从包里拿出自己做好的布鞋全部放在鞋柜里,“明儿开始进屋换鞋。”

????“知道了。”林希言与周光明齐齐点头道。

????“等晚上临睡觉前,我把屋里的地板拖一遍。”林希言看着她说道,现在既然已经踩脏了就算了。

????花半枝坐在缝纫机前,拿着裁剪好的床帐准备踩缝纫机。

????“可是现在越来越热,穿布鞋不合适吧!”林希言走过来看着她说道。

????花半枝抬眼看着他微微一笑道,“我做的布鞋露着前后脚,跟拖鞋一样。”花半枝赶紧说道,“木屐我穿不惯,百货大楼的塑料拖鞋穿着也不舒服,一出汗黏答答的,脚就滑出鞋了。布鞋穿着舒服还吸汗,不捂脚。”

????“那就听你的。”林希言看着她说道,“等等!你什么时候做的,我咋不知道呢?”

????“鞋底子是我娘早就纳好的,至于鞋面这些日子我娘中午上的。”周光明忽灵灵的大眼睛转了转道。

????“你到底纳了多少鞋底子。”林希言惊讶地看着她问道。

????“没事就纳,具体我也不知道。这手里没有事做,总觉得空落落的。”花半枝看着他微微一笑道。

????林希言看着她,一副真拿你没办法的模样,看着他们俩说道,“我去做饭,晚上想吃什么?”

????“你做什么吃什么?”花半枝看着他直接道。

????“我也是。”周光明直接附和道。

????“那晚上熬大米粥,我去外面买些点心回来。”林希言看着他们俩简单的说道。

????“听你的。”花半枝点点头,开始做自己的床帐。

????等花半枝做好床帐,林希言的饭也做好了。

????晾在外面的床帐也干了,花半枝看着他说道,“咱们是先吃饭,还是将床帐挂上去。”

????“天热,饭菜也热,先挂床帐好了。”林希言想也不想地说道,话落看向周光明道,“你呢?饿不饿?”

????“不饿。”周光明微微摇头道。

????“饿的话,中午买的荔枝还没吃完,这些荔枝今儿得吃完了。”林希言忽然想起来说道。

????“那我吃荔枝好了。”周光明出厨房拿了串荔枝,坐在了八仙桌前。

????花半枝与林希言将床帐挂好了,林希言看着床帐忽然笑道,“还真是缩缩水,就正合适了。”

????“走去外面还泡着水的晾起来。”林希言拍了拍手道。

????两人合力又将泡在水盆里的床帐捞出来,晾起来。

????吃过晚饭后,花半枝给孟繁春他们写回信,林希言从后勤借来铁锹将外面的地给翻了,等一场雨过后,再上种菜。

????等要睡觉的时候,花半枝的床帐就彻底干了,和林希言一起挂在了床上。

????“好了,看着颜色不那么粉了吧!”林希言手指轻捻着布料道。

????“嗯嗯!”花半枝点点头道,林希言的审美和她还是挺相似的。

????“这边凉快,赶紧洗洗睡吧!”林希言看着她催促道。

????“嗯!”花半枝点点头道,冲完澡,躺在床上,床帐掖好了,就形成了一个封闭的空间。

????花半枝深吸一口气,这下子终于有自己的房间了,想怎么样别人都看不见了。

????盘膝而坐、闭上眼睛,手指掐着指决,放在膝盖上,背脊挺直,花半枝立马进入无我的状态。

????林希言冲完澡,将三人的衣服洗干净晾在了厨房,这里温度高,一晚上就差不多了。夏日里衣服轻薄,干的快。

????林希言躺在架子床上,闻着淡淡的木头香味,心沉静了下来。

????侧身看着对面的枝枝的房间,说不想同床共枕是假的,他不想勉强她,这种事情还是心甘情愿的好。

????毕竟人不是动物,与纯发泄相比,他更喜欢的灵魂所产生的共鸣。

????他很贪心的比起身体她更希望得到她的心。以前不曾奢望能拥有她,只想着默默喜欢而已。然而阴错阳差之下,结婚了,对于婚后的日子真是如掉进蜜罐里似的,甜蜜的令人舒服。

????如今他的胃口被养的越来越刁,进而想要占有她的全部。

????然而这事急不来,让她习惯于他的存在,逃不开、躲不掉。他知道自己的情况,也清楚的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他有的是耐心,已经做了快三十年和尚了,不急在一时。

????林希言黑暗中他的双眸黑的发亮,闪着志在必得的光。

????≈ap;≈ap;

????六月的羊城街头繁花盛放!“花城”果然名不虚传!众花争艳,美的让人心醉。

????林希言晨跑后,拿着菜篮子去菜市场与茶楼转了一圈回来进了厨房。

????林希言将干粮从菜篮子里拿出来,花半枝接过他手里的纸袋,将干粮放在干净的盘子里。

????花半枝看着菜篮子的蔬菜,“一把豆角、两个西红柿、一把绿豆芽,二两肉。”挠挠头道,“我早就想问你了,你这样买菜,老板不会削你。”

????“削我干什么?”林希言看着她眨眨眼不解地说大道。

????“该怎么说呢?咱买水果都是论斤买,我看见家属院里单身的小伙子,买水果,苹果一个、香蕉两根,葡萄巴掌大的一串,这么买不怕被老板喷死啊!”花半枝眨眨眼看着他说道,“我感觉与他们格格不入,人家看我……你不知道那样子,像在看饭桶一样。”第一次见到她真是脑中凌乱。

????“呵呵……”林希言闻言一脸错愕,摇头失笑,“哪有这样形容自己的。”随即又道,“我想我明白你的意思了?”笑着说道,“在买菜上比如冬瓜,北方人论个买,南方人论圈买。”

????“对对对就是这个意思。”花半枝挑眉看着他说道,“这到了冬天,不用冬储菜吗?”

????“不用。”林希言看着她笑着说道。

????“你别告诉我,冬天咱们要吃白菜的一颗吃不完,还能切半颗。鱼也能切开买。”花半枝看着他笑着说道。

????“没错。这鱼也可以买半条,要鱼头或者鱼尾都可以。”林希言点点头道,惟妙惟肖的说道,“在北方这白菜不错,给我来五十斤;而南方,白菜不错给我切半颗。”

????。